中國風投:掛滿「低垂果實」的黃金10年

15天0基礎極速入門數據分析,掌握一套數據分析流程和方法,學完就能寫一份數據報告!了解一下>>

狂飆突進的造富神話。

過去10年,馬云和李開復鮮有交集的兩種人生中,共同的標簽是投資人。

從9月延遲到11月,創新工場10周年活動最終還是決定舉辦。現場,《奇葩說》主持人馬東與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展開對話。倆人的回憶在對話中蔓延,2015年馬東和李開復在中關村的咖啡館中會面,不到一杯咖啡的時間,李開復決定投資馬東。

馬東的創業項目叫米未傳媒,其實內容投資是李開復較少觸碰的領域。從2009年興起的移動互聯網大風潮中,李開復主要押注了O2O和技術升級兩大賽道。豌豆莢、知乎、曠世科技都是創新工場投資的重頭項目。

就在創新工場10周年慶典的前一天,云峰基金也在深圳舉辦了9周年活動。現場馬云和虞鋒對話,讓人頓悟,馬云還是這家百億規模基金的創始人。

9年前,阿里收購聚眾傳媒,馬云提出讓賦閑的虞鋒打理新基金,并以馬云中的云、虞鋒中的鋒字聯合命名了基金。“從未來三十到五十年來看,中國確實需要幾個(管理規模)上千億美金的基金,(不管是)騰訊也好,阿里也好。”

很明顯,馬云希望這家千億美元基金就是云峰。然而,投資了螞蟻金服、VIKPKID等知名項目的云峰基金,外界很難不將其成功,歸因為背靠阿里大樹。實際上,過去移動互聯網、AI和產業互聯網等風口迭起,無論創新工場,還是云峰基金都獲益良多。

“過去10年,創新工場也好,中國的創業屆和科技界也好,都是奇跡的10年。”這10年,不僅成就了李開復的第二人生,同時也是紅杉中國沈南鵬、經緯中國張穎、真格基金徐小平、源碼曹毅等人最輝煌的10年。

IT桔子數據:2009年開始投資數量激增

移動時代崛起

時間回到2009年,那時2008年的金融危機仍未消退,但新的時代機遇已在醞釀。

1月9日,喬布斯在大洋彼岸,發布了第一款蘋果手機,從此拉開了智能移動端新時代的大幕。

2018年美團點評在香港上市,王興敲鐘時還特意提到:“要感謝蘋果公司,感謝喬布斯,如果沒有智能手機,沒有移動互聯網,美團今天的這一切成就都是不能實現的。”

但在10年前,覺醒的只是少數,甚至也只有少數投資機構預測到了新風潮。

紅杉中國就是其中幸運的一家。2009年以前,紅杉資本還主要投傳統項目,投資成績并不理想。求變的紅杉資本,內部出現了一個轉折點事件。

那年,紅杉資本合伙人周逵,整理出一份移動互聯網“產業地圖”。在這張圖上,很多產業上的玩家、關鍵節點,以及產業鏈趨勢都被羅列出來。“因為這張圖解,我們才得以提早布局”,紅杉中國掌舵人沈南鵬后來慶幸地說道。

意識到時代機遇正在來臨后,2009年春,紅杉中國在北京“長城公社”下面開了一個互聯網被投企業年會,主題就叫“Mobile Only”。當時中國頂級投資機構,大聲疾呼ALL IN移動互聯網還很少見。紅杉中國也拉開了VC黃金的10年。

在投資風格方面,紅杉中國也復制了美國紅杉的打法,買下整個賽道。媒體形容沈南鵬買下了中國互聯網公司的一半,馬化騰曾在央視上說道:騰訊過去也投資了100多億美金,基本上我每一個項目都會看到,紅衫團隊已經在一兩年前已經進去了。靠此打法,紅杉中國也在過去十年,成功抓住京東、聚美、高德、比特大陸等知名企業。

投賽道是不是一件效率至上的投資方法論,還很難說。不過后來很多新興投資機構,都以“買買買”的風格,取得了投資成績的勝利,經緯中國即是如此。

經緯中國在成立后的前兩年,延續了保守的投資策略。360周鴻祎的一句話,敲醒了經緯中國創始合伙人張穎。“紅衣教主”說:你們這樣根本不行,一年才投幾家破公司,人家根本都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在投資。

“這句話很難聽,但這句話是對的,我也深刻地記得”,那時,經緯已經錯過京東、YY等早期投資機會,張穎虛心地接受了批評,“你不扣扳機,創始人憑什么找你?他根本不知道你有沒有錢。”

2010年的閉門會議后,經緯創投定下了新的戰略:聚集早期投資,押注移動互聯網,利用人海戰術,大量招募產品經理做投資人。

相比主投A、B輪的經緯中國,主投天使輪次的真格基金,出手頻次甚至更高。根據IT桔子數據顯示,從2014年—2018年,真格基金每年投資的數量都在150個左右,粗略估算平均每2天投資一個項目。

被譽為創業導師的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,每天都有出席不完的活動,見不完的創業者。

有一次徐小平在某場活動的后臺,被一名創業者攔住搭話。徐小平簡單聽完其介紹后,表示了后續接觸投資的意向,不想對方說:“徐老師,我們已經被真格基金投資過了,這次只是想加您的微信。”

一戰成名的VC

創投黃金10年中,有很多經典的投資案例。

2011年,紅杉中國本有機會投資京東。不過沈南鵬覺得京東問題不少,不一定能做起來。誰成想兩年后,京東市值暴增40倍,成為電商領域最大的黑馬。沈南鵬咬牙開出紅杉中國最大的支票,1.5億美元追加投資京東。

在早期,一兩億美金投資確實是大手筆。但是狂飆突進10年的后期,一兩億美金只夠投資獨角獸的B輪。2018年4月,滴滴出行宣布完成新一輪超過55億美元的融資。成為過去10年中,金額最大的風險投資。

京東的案例,教會了沈南鵬“不要猶豫”。2013年,今日頭條融B輪,新浪也注意到了,但在投資價格上比較糾結,紅杉中國快速過會決定投資,沈南鵬搶走了頭條的C輪領投。

出手變得堅決的經緯中國,此時也瞄上了陌生人社交產品陌陌,最終獲得豐厚回報。

2011年,年輕的搜狐IT記者王華東,進入經緯做投資。同時,從網易總編職位上離職創業的唐巖,正在北京霄云中心創業做陌陌。26歲的王華東遇到了32歲的唐巖,經緯第一個經典投資案例誕生。

第一次見面,稚嫩的王華東為了顯示自己專業,特意提到了自己研究過美國婚戀社交網站match.com,延伸出對陌生人社交軟件區域網絡效應節點的看法。唐巖對吊書袋感到不耐煩,認為“只要產品做得好,就會有用戶來”。

最終經緯還是投資了陌陌,并持續跟投到C輪。陌陌也僅用時3年時間,成功登陸美股,上市時市值31.74億美元。陌陌刷新的互聯網公司上市速度,也讓背后的經緯一戰成名。

“僅陌陌這一個項目,就讓我們賺了11億美金,轉換一下人民幣,差不多70億。”張穎有次對媒體說道,“不僅基金,也包括其個人,他只要需要我們做什么事情,做牛做馬,我都會義不容辭。”

相比其他基金更偏重投資產品或者公司,有一家專注為“年輕人實現夢想”的基金也即將登上舞臺。

2009年,從斯坦福讀完MBA的陳歐回國創業。彼時恰逢真格基金的徐小平找不到好項目,在蘭亭集勢創始人郭去疾的引薦下,徐小平認識了陳歐。據聚美優品聯合創始人戴雨森的敘述,“徐老師找我們,聽了半天也沒有聽懂,看斯坦福的兩個孩子應該不是壞人,投了我們18萬美金。”

從做游戲廣告植入,到轉型做化妝品團購,徐小平又追加了20萬美元投資。2015年5月,聚美優品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。徐小平在這個項目上的收益高達3億美元,回報高達1000多倍。

創投大潮中,很多普通人也有幸成為投資人。甚至VC黃金10年中,最大的投資回報也是由“投資門外漢”創造。

2012年程維和王剛從阿里離職創業,王剛從積蓄中出70萬,程維出資10萬做滴滴。這點錢很快燒完后,見了上百家投資方都沒有融到錢。無奈之下,王剛又掏了幾十萬元。

今天滴滴的估值大概在650億美元,王剛當年上百萬元投資,預計換回5000倍回報。2004年孫正義2000萬美金投資阿里巴巴,獲得3000倍回報。5000倍回報,也創造了移動時代最大回報倍數的投資神話。

過去10年中,兩家企業是衡量很多投資機構的試金石。其中,一家是估值成長最高的今日頭條,另一家是刷新陌陌上市速度的拼多多。

高榕資本創始合伙人張震曾說,發現拼多多是其天使投資人的推薦。當然,拼多多的天使投資人星光熠熠,網易的丁磊、淘寶的孫彤宇、OV手機背后的段永平,三個人都是拼多多天使投資人,同時這三人也是高榕資本的LP。高榕資本投資拼多多,也就不是什么意外之事。

拼多多僅用了2年又3個月就成功上市,上市時市值290億美元,背后的高榕資本等投資機構也賺得鍋滿盆溢。

創投黃金10年中,不僅屬于那些投資新貴們,BAT的戰略投資部門也有精彩演繹。

很多人對資本最深刻的時代記憶,就是2014年快速發展的滴滴和快滴,在阿里和騰訊兩巨頭的扶持下,開啟補貼大戰。馬化騰事后曾回憶:“那時候每天最多燒幾千萬,誰都不敢收手。”

類似資方大戰的劇情,也在兩年后的共享單車領域上演。

共享單車作為日活過千萬的高頻領域,被很多人視為移動互聯網最后一個風口。ofo和摩拜隔幾個月融一輪資,讓人懷疑投資機構的錢是不是大風刮來的。共享單車補貼最激烈時,ofo投資方金沙江創投的朱嘯虎,曾與摩拜投資人騰訊馬化騰,在網上爭執誰是市場第一,微信朋友圈Battle也是資本圈頭一遭。

因為輿論成功出圈的朱嘯虎,也是過去10年無法繞過的一位投資人。這位始終走在風口上的朱嘯虎,相繼在消費互聯網、企業服務、醫療健康等領域,投資了滴滴、餓了么、映客、Cherry等企業。

屬于創投黃金10年最后機遇,是AI和產業互聯網帶來的風潮。不但真格、經緯等頭部機構摘取了頭部果實,云啟資本、StarVC等2015左右成立的新興投資機構,借助投資找鋼網、商湯科技等企業,完成投資格局的最后一次卡位。

VC裂變與2.0時代

創投大潮造就的滿地機遇,也讓很多人怦然心動。促使老牌VC發生了一場裂變,越來越多少壯派投資人出走,成立新的投資機構。

2013年9月的一個晚上,三元橋附近的一家餐廳中,張震、高翔、岳斌大醉了一場,隨后幾人一起向IDG資本請辭。

IDG資本作為熊曉鴿創立的國內第一家風險投資機構,當時已經國內頂級的投資機構。不過面對新興的創富浪潮,無法激進跟進,張震等年輕人想要自立門戶。

高翔還記得請辭那天的情形,早上高翔先是收拾好東西,然后敲開了IDG資本七大元老之一,周全的辦公室的大門。意外的是,周全支持了他們的離開,還說做不好可以回來。

創業總是充滿挫折,張震回憶那段時間,要人沒人,要錢沒錢,甚至沒有辦公室。“差不多有6個月時間,幾個人就在威斯汀酒店大堂辦公,那里的服務員都認識我們。”

高榕資本成立后,投資了蘑菇街、華米科技和拼多多等知名項目,迅速崛起成為投資機構新貴。而老牌機構IDG,也成為出走合伙人最多的機構,高榕、峰瑞資本、火山石等新興投資機構都與IDG有關。

這種VC裂變在2014-15年達到了最高潮。投出了字節跳動、美團等企業的源碼資本,也是成立于此時。

2014年,時任紅杉中國副總裁的曹毅離職,創立源碼資本,其LP星光熠熠,創始期美團王興和字節跳動張一鳴各投500萬美元,包括姚勁波、李想、李一男在內的數十位知名企業家,也是源碼資本的LP。曹毅試圖打造碼會,將更多知名企業家聚集到一起,形成更大的勢能。

這場VC裂變大潮中,還有原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劉二海,創設了愉悅資本;原戈壁創投合伙人童瑋亮離職,成立梧桐樹資本;90后明星投資人李豐,新成立峰瑞資本。

有人將這場裂變,形容為VC 2.0。始于2014年的雙創熱潮,無疑也是VC2.0的關鍵助推力量。

從中關村創業大街到全國各地,創新創業熱潮席卷而來。無數創業者、投資人穿梭在大街上的車庫咖啡、3W咖啡等,你有夢想就可以落地孵化。IT桔子數據顯示,2014年全國整體投資數量比2013年增長了150%,投資金額增長了152%。

退出通道多元化

創業市場火熱,固然引發了投資市場熱潮。更多的資本退出通道,也是VC黃金10年的關鍵因素。

2009年10月30日,達晨創投董事長劉晝一早上就趕到深圳五洲賓館,他將在這里見證國內風險投資行業一個重要里程碑。證監會耗時10年的打造的“中國版納斯達克-創業板”,在當天開啟首批公司上市儀式,首批上海的28家公司,平均漲幅達到106%,其中達晨創投投資的企業,就占了其中的4家。

創業板的意義在于,打通了人民幣基金的募、投、管、退全鏈條。本土基金在并購之外,終于擁有了穩定的退出通道,九鼎、中科招商、達晨創投等本土機構獲益。此后,人民幣風險基金也開始崛起,紅杉中國、經緯等美元基金都配備了人民幣基金。

曾幾何時,新三板也曾被視為投資界的希望。

2014年中小企業股轉系統獲批,新三板推出做市商制度。新三板也成就了天星資本,這家機構在兩年時間,瘋狂投資500余家公司,豪言要投資15%的新三板企業,機構最高估值高達300億元。

據傳天星資本創始人劉研在招聘的時候,喜歡問應聘者這樣的問題:“你愿不愿意當大佬?你愿不愿意叱咤風云?你愿不愿意身價百億?”他希望這些面試者眼睛里閃著光,堅定的告訴他“我愿意,我能!”但是如果這些清華、北大等高校的畢業生,言語猶豫就會不要。

2016年5月,證監會通過了新三板分層方案,洪泰基金創始人盛希泰直言這是將新三板推進“停尸房”。始終找不到定位的新三板,也未能在資本市場掀起浪花,2018年天星資本也因為2900萬元債務,最終成為“老賴”機構。

沒有多少人為新三板感到惋惜,因為很快他們發現了一個優質退出通道,這個通道更愿意聽被投企業的故事,給出的估值也遠高于二級市場。

事情起源于滴滴和快滴那場補貼大戰,最終是阿里和騰訊主導了戰事收尾。滴滴并購快的案中,滴滴創始人程維和快的創始人陳偉星,分在兩個房間給阿里的蔡崇信和騰訊的劉熾平打電話,請示每一條簽約協議是否同意。

“BAT就是天上的神仙,神仙在看我們人間的人打仗。”華興資本CEO包凡這樣回憶當時滴滴快的并購案談判時的情形。也是從那時起,“天使、A、B、C、D、Pre-IPO、BAT”成為流行說法。

當然拿BAT的錢,遠不如純粹VC的錢純粹,站隊和交出控制權都是大概率的事情。所以發生了戴威不愿意賣掉ofo,朱嘯虎直接將所持股份賣給阿里的事情。類似朱嘯虎與戴威的故事,創投10年中,被投企業和投資機構甜如蜜的有之,翻臉決裂的亦有之。

求變的VC

激蕩10年中,很多投資機構也試圖除了給錢外,做出更多投資的創新。

李開復是10年中,第一個吃螃蟹的人。在創新工場成立第一天上,宣布“投資+孵化”模式做投資。李開復試圖將美國知名的Y Combinator模式帶回國內,遺憾的是沒能成行。

2013年,3000多人聚集在創新工場的孵化器,一年運維費用上億元,每年燒掉的投資也在數億元。創新工場聯合創始人王肇輝說,李開復常常思考的一個問題是,怎么用有限的錢去養這么一個團隊。

但是李開復最終也沒有想出答案,他調整模式,成立了5億美元規模VC性質的基金。此后開啟了大規模投資的時代。

2018年4月,創新工場4期美元基金媒體溝通會上,“不要再說我們(創新工場)是天使、孵化器了 ”,李開復一進門就向記者說道。北京四環創新工場辦公室里,李開復重新勾勒了創新工場的定位——VC+AI,“Tech VC 時代到來了”。

錢+技術的投資模式,是李開復希望再一次推動的模式創新。創新工場始終愿意做國內投資機構中的一股清流。

當然,在黃金10年中,也有機構在給錢的方式上創新。

2016年創投市場迎來了一絲寒意,很多企業也意識到股權融資太貴了。2017年,新加坡淡馬錫與大華銀行合資成立InnoVen Capital,落地國內。“我們是做風險債權融資”,InnoVen Capital董事總經理曹映雪,多次向媒體解釋這一名詞。

類似明略數據這類獨角獸,需要資金支持其長期發展。但風險股權的融資成本高昂,于是接受了InnoVen Capital的投資做補充,風險債權的貸款利率不會超過10%,低于市場上借貸的資金利息。不過相比風險投資只需要分紅,風險債權還需要還本金和利息,更廣范圍推廣還需要時間。

另一方面,國外的投資機構也在試圖進入國內。在美國,YC是家成功的創投孵化器,目前已經加速超過1900家初創公司,這些公司總估值高達1千億美元,其中包括Airbnb、Dropbox、Reddit等明星公司。但在2016年進入國內后,發展始終緩慢。

2018年,前百度首席執行官陸奇加入YC,試圖將YC中國帶入正軌。今年陸奇在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演講中提到,YC第一期創業營項目路演日將在11月17日舉行。在AI領域,真格和創新工場等摘取了第一批果實后,留給YC的還有多少,只能等待時間來解答。

“過去十年,確實是一個黃金十年”,經緯中國合伙人萬浩基在近期舉辦的“2019全球資產配置峰會”上,如此感慨道,有很多low-hanging fruits(低垂果實/絕佳的機會)的年代也已經過去。

下一個投資神話爆發的時代,還要多久?

 

作者:楊業擘、楊景詒;公眾號: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

本文由 @Tech 星球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。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 CC0 協議

給作者打賞,鼓勵TA抓緊創作!
評論
歡迎留言討論~!
  1. 寫的蠻好的

    回復
圈子
關注微信公眾號
大家都在問
彩票开奖接口怎么接